写在后来的后来
离开mea以后,失去的是一种仪式感。

没有一种定期的期待,到那一天是可以释放一切能力变身回中二的能力,已经失去了。

腰酸背痛,泪腺脆弱,人已老。

最近泪腺崩坏次数太多,真的累了。

自己的离别,与他们的离别重叠。一个一个的告别,与最终的那一刻还是不一样的。
一转眼,好像失去了好多,却又得到了好多。

帰る場所、あるじゃん。
ひつ含着泪说着。

离别尤其是一个重大的仪式,自己选择离开,尤其是需要勇气。
但是,想到还有回来的地方,就觉得这些年都值得了。

自己为了自己,一生懸命的同时,不知不觉影响了太多人。

mea当年是爬的快,没有几年便出道,即便如今去看当年的他们,也完全可以理解。
这样一个band,遇到了便是要追的。

也是赶上了时代,neo的开花盛期。
只是如今,整个时代的衰落。

ジャイ天的时候,玉アリ的时候,真的是有一种豪气。
第一次觉得可以那么的远。第一次觉得dome是可以去到的。

进avex是对是错真的不知道。
压力太大是真的感觉到。
音乐不是音乐,只是数字,越来越廉价,
member太近了,也便越来越廉价。

band是有寿命的。五年,对于一个band的重要性,太大太大。

错的路走下去,是必定总有走不下去的一天罢。
结果他们依旧是很素直,讲真。

我记起有12般想彻底回到初心以后的失败。
我不知道mea会走到哪里。
但我知道他们一直在全力的挣扎全力的成长。

这些,都看在眼里了。
我是仍然愿意相信一些东西的。

你走,我去送了。
你回来,我也必定万死不辞的去迎接。


香る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