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っていた炎
终于鼓起勇气打电话去见学,踏进道场的一瞬间,闻到熟悉的味道。心脏就猛烈的跳起来。

十年了,自己的身体还是忘不了那个感触。

那一瞬间

想到长发缺牙的小三哭着说,我想打篮球。
想到短发颤抖的打不开易拉罐的小三,痛苦到为什么我要浪费这么多时间。
想到光头野宫,听到篮球打击地面的声音,篮球鞋摩擦地板的尖锐的响声,无法抑制的想要打篮球的冲动。

此时此刻比人生的任何时候,都能理解这心情了。

道服摩擦的声音,

每一个出拳,

每一个前踢,

都那么熟悉。
全身几欲颤抖。

平安二段,平安三段。

想要再一次穿道服,想要赤脚站在地板上,想要打平安二段。



为什么三年前没有打出那个电话。
如果三年前打出了那个电话,自己的人生会是怎样,回家的路上踏着瘪了胎的自行车,我人生从来没有后悔过。

我人生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

人生一定完全不同。本该完全不同的。

想要回到道场。想到回到道场。想到回到道场。
カラテしたい。カラテしたい。カラテしたい。
黒帯取りたい。

膝を絶対に治さきゃ。絶対に治さきゃ。絶対に。

站在道场的边缘的自己。



旅をする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