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のライオン
有时候会把羽海野和牛姨搞混。大概包子脸的校园生活重叠了。

看了三月のライオン,才想起来,印象中的羽海野是过滤去那一部分的黑暗的痛苦的成长的东西。

其实,明明是很多很多的。

但是每一个痛苦,每一个成长,都不曾敷衍。
故事从来不是为了成长而存在,是有了那样的故事才成长起来。
这是羽海野千花的优点,而且是一个巨大的优点。

这大约是女性特有的纤细吧。

是的,真山的一句很漂亮的幸福是巨大的。
是的,输一盘棋的痛苦是巨大的。

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背负灭族大仇,平凡的人生的喜怒哀乐就是如此巨大

如果没有这些,三月のライオン的起点设定会觉得有点过于戏剧化吧。

看零的心境,好像一点点曾经的过去的自己。
不明白自己总是在选择温暖的爱自己的人,却总是选择。
看到的是自己没有的东西,颓废,却又不令人感到麻木。

这孩子是清醒的很,却又无力的很。
看不到未来窒息中挣扎着,却明明离自救只是一步之遥。



看着,想,
不再逼自己去读书,自小并不是读书长大的。
适合什么,自然的去选择什么,就不再压抑自己了。
看到喜欢的,自然的飘过去,轻松的愉快的。便是最好的了。


花惑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