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冬天的残寒
・最近自己有点轻微的山田孝之热。
找回去看廉价冒险剧完了以后随便看不当心看到白夜行。

刷了开场5分钟,自己却好像留了很久很久的泪了一般。

想一想白夜行十年了。

・前两天看到篇写封神的文章。
两年前出完全版的时候,重新看过一次,依然觉得很震撼。

前两天是因为,封神二十年了。

・前两年开始就一个一个再抚摸那些在自己生命中留下痕迹的作品,寻自己的roots,然后才能跨越掉,然后长大。
一个不大不小的project一般。
青春期的那些东西,深究了是没有的完的。

我不幸运的遇到星战已太晚。遇到太晚便不会在人生中留下太深的痕迹。
timing是重要。即便我即便已经不记得白夜的内容,我仍然记得我看完结局的那浑噩的一天的沉重心情。

大约是再也遇不到留下痕迹的东西了。
大约任何轻微的热,都抵不过一天的工作了。
好像终于能分清爱和喜欢了。因为也许大概青春期过了的喜欢都不会是真的爱了。

不再有完美的东西,不再有不入手就会死的东西,了解到了这个真相以后,好像失去了全力以赴的激情一般。
因此也是不是真的不会有,不在一起就会死的人了。原来如此,所以今年是要去寻去这个roots的,然后才能前行。
只是,人不是作品,当年的你已不在。

大概,是最后一个课题了吧。


・好像无法全力以赴的这件事,并不是今天才了解的。
想了一下,好像从来都是。
即便如此,对于那些全力以赴的人的仰望,会是贯彻这一生的吧。

挺厉害的,真的挺厉害的。



旅をする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