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涉涉想开的
多么不同的一张脸啊,无法让我起一点涟漪,而不是几乎。

但是回头去看曾经的那张脸依然让我必推的,往死里推的那种。

悲伤的在想,老子原来只是个颜饭么。。

看着pupa里面的阿涉殿,真的是到cyclone为止的。

想,是自己没有跟着他们走。
想,也是他们没法把自己带走。

原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交叠的时间。

无论你近在咫尺还是远在天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时光曾经交叠过。

想想男孩子的最好看的时光也就那么几年。过去了,就看造化了。

毕竟你最好的时光我有仰望过,便真的不该有遗憾才是。
你最好的时光,即便现在回去仰望依然唏嘘不已,唏嘘不已那段彼此的青春。

所以,我们的时光不再重叠起的那一瞬间,
你是哪张脸,其实都与我无关了。你是背着我好看到天翻地覆,也不是属于我的了。

我没有跟你走,你也没带我走。

人与人同行的时光真的太短太短,且行且珍惜。
如今无论和谁能在一起,都是一旦放手,便再也回不来的。

即便如此,我却竟然还是如此奢望,
我一回头,你依然在那里,腼腆的笑着,露出不整齐的虎牙,好像永不老去。

残り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