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一发
回国的时候猫摇我,说,为什么不更新博客了鹅鹅鹅鹅鹅鹅!!!!

我一歪头,波克?那是什么。



自从米国回来我染上了资本享乐主义症,开始了漫无天日的二次元生涯。
最初了两三个月是无比快乐的。几乎让我想起了宅的快乐。

三四个月渐渐各种烦恼还是追回来了。
而且心中有个小小的声音一直在叫,このままでいいのか?被我屏蔽的同时,我知道我只是在拖延,总有一天要不得不认真把自己打怕了去面对这个问题。

不去想的日子是快乐的。即便今天也是如此。但是不去思考和不去乱想是两码事。


回来上班短短三天,就被彻底打趴。
工作三年第一次因为工作的事哭,居然是因为印尼妹这个导火线。
不管我再怎么上蹿下跳,公司和印尼妹都无动于衷。于是一个礼拜以后的同一天,又大哭了一场。这一次还是在人前。

俗话说,痛不死你的就成长你。

我脚的这话有。

反省很深刻。
认识到了一些重要的问题。

首先,永远不要抗拒事实。
哭完第二回回家把《遇见未知的自己》又一口气读了一遍。
一年前去London的灰机上读了一遍,但是如今读好像明白了之前从未明白的事。
事实不会因为我的抗拒而消失。这一点很明白,但是却无法面对那个无力感一直持续灰常绝望。
后来我明白,抗拒包括行为上和情绪上的。

行为上的抗拒导致问题无法解决。
而情绪上的抗拒导致根本无法面对。而且更可怕的是,情绪上的抗拒是会使得这个情绪的力量日渐强大。

其次,思想大部分是错的。
首先是自己的。我很可能伤心或者开心都是因为我的一个念头。我明白可以通过别的观点来看待,但是却无法做到。
一直到我明白了一点,我现在的想法是错的。
想要悲伤,所以你找到别人的各种话语想方设法去证明自己的观点,而别人很可能只是无意说到,或者根本不是那个意思。
同样的,人家能看到的也是人家想要看到的。即是,经过过滤的。

不在当下的思想是危险的。真乃我身为四型人格的最大悲哀,亦是最需要跨越的。

三,少做或不要做短收益半衰期的事。
知乎的《生而有幸》这期里的这篇文章是获得10万个同意的。
乃高收益长半衰期的答案。

看井上是高收益高半衰期,看富贱是高收益短半衰期,看英语是短收益长半衰期,看剧很可能只是短收益短半衰期。

2013年的前几个月我做的不错,但是最后崩坏了。
三个月不足以造成一个习惯,尤其是我骨子里的性子。

我可能一生都要注意这些问题。

鏡が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