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2013
回东京的bus上,长达7个小时的路程,有饭带了N版DVD来公映。

Scums看回MACANA,看回马戏团,看到天下大暴走ドキュメンタリー再看回Scums的ドキュメンタリー,看得有点心动有点呆。
面的变化和自己的变化。面的成长的自己作为ギャ以及一个人的成长。尤其是大暴走的ドキュメンタリー。那是一个为了早一分钟拿到两张碟可以立马出发花上一个半小时的路程紧紧抱着回来的日子。
说了什么那个时候都不懂,如今看来,那些熟悉的城市熟悉的路,想着,这里曾经有过年轻的他们路过。

skt剪了从未有过的短发,穿着不常见的白衬衫登场的时候,很久没有这么慌过了。总是在下手前三排,一场tour下来收pick的次数比不收多,被他手递的杯子,互相看着的风景一定是如此熟悉了。以前看DVD,被手递杯子的真心羡慕嫉妒恨,自己被手渡了反而没有更多感觉,除了觉得他是何等的亚撒西。

看到他剪了那么短的头发,突然出了自己的安全范围之外一般,突然心慌起来。
那不是恋爱而是,

这个人是谁!

我该怎么办!

的一种感觉...

以下是正经(?)游记。

第一天恒例的照相然后宴会,因为大宴会桌子被抽到倒数第三排,所以唯一一次近距离结束s少年的是在第一个来回他做到后面来的时候经过身边。

亮点在于别处————我们的房间隔着庭院对面是member的控え室,竟然这么暴露的让我们看到小衬衫在里面打モンハン!!然后还有Ruka桑在里面走来走去。其他人在看不见的地方打モンハン!!因此我们认定,因为skt是亚撒西的!于是我们就基本上等6shot摄影的时候就一直趴在落地窗边看男神。

看到男神们都走了才不得已起身去拍6shot。第二天看洗出来的照片,很明显skt明白谁是他的饭——对于我们几个s饭都表示意思意思一下,头偏向我们这边。于是我们坚信,以为skt是灰常亚撒西的!
拍完6shot回到房间继续偷窥。过了一会儿,s一个人先回到房间(鸡冻)。


然后他开始,解衬衫扣子。

他这是要,脱!衣!服!嘛!?

キャプチャsd
小伙伴们都震惊了。

注意,人家是背朝我们的。。。

说是迟那时快,衬衫就开始被男神脱下,露出半个玉背。

麻痹啊我今年努力工作神你都看到了对不对啊抹鼻血!!

接下来裸着上半身的男神,弯下腰,开始穿!浴!衣!

神啊,这样好吗?!这个世界变得这么美好这样好吗?!

摇窗!

咬iPad!

擦口水!

沉浸在男神的倩影中片刻,我意识到,这一刻,将成为我人生中的黑历史|||


もみじ、27岁,为人真诚,专注卖萌20年。

为了坂口○浩、31岁、放弃了治疗。。。



穿好浴衣的s少年坐下来打モンハン(......)然后niya什么的也进来了。
不过时间到了所以我们只好灰常不情愿的去宴会场。

skt竟然不是穿浴衣而是私服出现的。

然后我们的反应居然是,啊啊啊啊啊错过了二次脱衣秀啊啊啊啊

宴会放写真show是最开心的,bingo大会是最不喜欢的。今年还请来了○○ナイ○メア的那对搞笑艺人,热络不少。
bingo大会以强大的毅力保持了平常心完结之后,虽然中途skt的私物—装有mimic和君といた季節demo曲的usb盘被抽走以后,回房间洗澡的心都有了。在想今年怎么啥发表都没啊,然后yomi问大野,就这么完了么?

神马情况!?


然后大野灰常不情愿的的说,接下去准备了mini户外live!但是外面应该在下雨,大家回房间拿好雨具和外套到正门排队。

凭着バンギャ的生存本能我立马意识到,拿泥马!冲最前啊啊!然后夺门而出立马直接冲正门。于是我们排第二,然后一起徒步5分钟去所谓的会场。
外面非常冷,但是没下雨,而且有出月亮的倾向。脑子里面只是在想要怎么理解面对会场判断情况。
走了挺远,脚的要被冷死了,然后带我们到了一个停车场,中间搭着一个四方的お祭り用的舞台。上面摆着一个太鼓!
神码情况!?哪里是正面!?下手在哪里!?然后离台子还有七八米的地方我们被喊停,然后另一队被带到台子右侧。
着。。莫非是环绕型的节奏?哪里是下手!?下手综合症药不能停啊。

然后我们被宣布真的是环绕节奏以后,我只能勉强葱太鼓的位置来判断skt可能出现的地方,然后大家一起涌上去。无事最前,虽然还是有少许不安不知道男神站哪里。
舞台有两米多高,那叫一个仰望。然后下面四周围了绳子,留出一条路。那必须是面的出入路径,然后我就在那条路的旁边,并且前方是跑上舞台的楼梯。必须神席啊这个!
然后等到他们出现,从那两根细细绳子中穿过,顺利的拍到s少年的手,而且跟在他后面的是戴着巨大米奇头套的hitsu。而且前面member爬楼梯,所以后面menber得等小下。我看到hitsu的大米奇头捂脸减叫,hitsu就也捂着自己的米奇脸对着我表示同等惊讶www
这一瞬间的可爱几乎让我失去了看到s少年爬楼梯的瞬间。好在还是赶在他登上台之前瞄了一眼露出的内裤边边。⬅️

然后s少年顺利的站在预料的下手位。我在前面一直招手,Yomi选手回招了。
然后yomi说因为是比价少见的组合所以member介绍。太鼓R!BassN,吉他S,摇铃H,然后vocalY。摇铃!!笑死了!
然后live只有两曲,惰性和死。因为是不插电live本来以为会抒情一点,没想到这么激烈的曲啊,而且那么小的台子大野还混在中间拿iphone录像是神马节奏啊!一定是放到明年旅行dvd。。默
基本上摇铃的H同学很寂寞,所以拿出一个桶开始撒糖。到了最后我们这边把剩下的糖一股脑到我们头上。。。
其实这次看不到RUKA很残念,因为他是背对着我们的,但是么办法,如果要去正面看他就看不到skt了。
死的时候最好笑的是各个part的solo。RUKA的太鼓solo我还没反应过来到了hit su就是两只手套满了摇铃全身一起摇XDDDDDDDDDD。
最后拍合照,五人坐在台子上把我么一起照进去的节奏。少年还特意很注意的不要挡住我(们)。


因为skt很亚撒西啊啊啊啊啊!
虽然你扔了俩pick给我(们),但是我旁边的女人是要杀了我的节奏啊啊退散了我。

orz。。


男神们从台子上爬下来,窥到s少年腰部肌肉。
话说,Yomi居然把HOTEL的拖鞋穿到这里来了!囧
PS,RUKA今次全程都戴个黑色口罩,让人十分近远。理由是因为拔了智齿脸有肿。。。

回到房间,看到对面member也回来了,收拾包然后退散了。毕竟不可能住那里,否则我们是睡不了的节奏(?)。

晚上泡泡温泉喝喝酒就睡去了。




第二天的内容也是到了bus才知道。
这次是在游乐园里面找member。最近每次都是这个节奏。。。无得救。摇头。

在这种四周都是农田的地方居然有个游乐园!而且人还不少!

而且本来这次地方就远时间短,ruka桑和niya居然迟到一刚!多等了半个小时,最后找member的时间只剩下90分钟。
开始以后我们出去往深处走还没一分钟就发现了RUKA桑。。。。。= =
而且因为黑口罩的原因,拿了东西说了句谢谢就退散了。其瞬杀程度令人常目结舌。。。
而且更神奇的是,到最后很多人都找不到RUKA来问staff。。。因为太近了。。么。。。

然后往山上走,在观览车的旁边的小房子里面发现队伍。Y选手。
Y选手呢,第一班的时候,头一天晚上玩モンハン到四点,因为成了这几年唯一一次没有宿醉的service。但是残念的是我们班的前一天晚上,他和H选手喝到了早上六点。。。。
Y选手的队伍有点小长。因该是有话说的证据。进了一看,果然居然很元气!一定进入是超人模式了。
然后我就说,以外很元气呢!
Y:对!完全没问题。
我:よかったwwww
然后握了手给了礼物。

然后就往山下走。走的过程,我突然看到一个小亭子,里面坐着,豹纹,帽子,玩手机。啊这里是仙境吗!?
居然一个饭都么有这是什么节奏?这个个世界还能变坏吗?!我一路小跑奔向男神,同时十分高调的对他挥手。少年灰常欣慰慈祥的看着我。。然后我们撞上了栏杆。。。

此路不通是神马节奏?!难道那个亭子真的是彼界?!是我们无法靠近的神之领域?!这位少年在为何如此慈祥不食人间烟火的在玩手机呢!?
少年!爬过去可不可以啊?!这个时候staff的姐姐说,要从下面绕哦。。下下面面面绕绕绕。哦哦哦。。

瞬间我心目中与玻璃樽里的王子的最近距离——你在精灵界小凉亭玩手机,我在栅栏外凝望—给打破了。
然后我呼啸的绕了一圈,再次接近神之领域的时候被俩バンギャ插了一腿。

于是我很煞笔的坐在亭子外的几个破塑料凳子上十分嚣张,我的室友们非常拘束的站着拍成排。现在想来我是脑拽掉了。
然后我终于还是迈进去了,和你呼吸同样的空气了。


M:s你昨天晚上,不是换了浴衣吗,为啥没有穿去宴会呢。
S少年硬是没明白我的意思。。。。尼玛!我哪个词不准了啊
最后几个单词在S心中汇成了一句话,为什么么有穿浴衣去宴会呢。(尼玛,那不是重点!!
S:因为hotel的浴衣不太好看呃。囧囧这么大实话!
M:从我们房间可以看到你换衣服哦你知道吗?(抖)
S:(微妙的表情)ダメだよ!ダメだよ!
M:对不起。orz
S:(我)很贵的哦!
M:流石。。。w
。。。
M:進撃の巨人喜欢不?
S:一般,不过有在看。
。。。(尼玛!!!我怎么接啊!!你就只会把话往完结了的说!!!)

于是我没办法了换后面的伙伴们了。

最后结束,Ruru问他还会去海外吗,他也回答很模糊。然后我跟他说现在的发型很好,他说谢谢。然后我说頑張ってください。然后挥了挥了从神之领域退散了。他也最后慈祥的看着我,脚的他真是没得救了。。。= =

(虽然回来看到他blog写,被人说发型很好好开心。。。所以说,素质点吧骚年!!指)

完了顿时失去目的性,什么时候去哪里找谁都不太所谓。

然后就跟着伙伴们找到了H选手。排的超级长,超级久,真能唠啊!!!排到途中脚的。。。我要回神之领域!!!!!!!!!让我回神之领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排到了。
M:allback(发型)很适合哦!
H:真的吗?其实我额头xxxx(某人没在听了←)
M:我很喜欢现在这样~~
H:(噗嗤)谢谢

H好好聊哦~~~~~~~~~~但是我很想念神的领域啊对不起~~> <
现在的偶有一肚子话想和S少年说啊~~~~

虽然S少年的交流能力很差,但是我很明白,他都是句句都往心里去的而不像H选手他们丫。

少年往精灵小凉里面一坐就是一幅画丫!!


然后接下来是にーさん。没有想到,爬好高!!!好辛苦!!!!!!尼玛排到我我就说,你也走上来的嘛?!囧
にーさん(噗嗤)是啊w←

和面人少的时候聊的都混开心的,之前总是にーさん,今年则是误打误撞的S少年。
见完にーさん就飞一般跑回去见S少年。。发现S少年已经被排了好长的队。

去年S少年一个人站在户外最后老寂寞了,又谁也不敢闯入那个画面。是的,没有办法共存的画面感啊orz


完了之后回去集合地,站在第二排,下手←

和面最后打完招呼。
然后就坐bus了。

这一次S少年在我们坐的反方向给我们告别,所以我只好凑另一边车窗。

      ↓

→可以理解S少年一直对我招手吗?←

      ↑

少年啊,我专注下手前三列几十年,我知侬晓得的。


其实那个时候,见到少年的时候突然变得很紧张。

其实,见到少年的时候,我晓得那是震撼是什么。



挪威的森林的情节我其实已经完全不记得,但是我永远记得,村上的挪威的森林描述到的这样一段话:


它类似一种少年时代的憧憬,一种从来不曾实现而且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憧憬。这种直欲燃烧般的天真烂漫的憧憬,我在很早以前就已遗忘在什么地方了,甚至在很长时间里我连它曾在我心中存在过都未曾记起。


对方会改变自己会改变,但是这种憧憬是很难改变的,无论且不曾遗忘。有时候它是致命的,如同Daisy于盖茨比。


在回家的路上看到马戏团的情景,我想到了这个笑容。

4862ib2s_20131014135624678.jpg


在渐渐明白三次元的运转规律的今天,在越来越心动的这个年龄的今天。
如今我明白商业是如何运作,他们和他们的音乐是如何被操作的,
我亦明白所谓了得不到喜欢的人人生还有什么意义的解答。
见过各种日本人以后庆幸跟这个人走不了多近。
能戳中point神马的都是幻想。

但同时又亦明白此人也一定有这样的憧憬所以只是活着就很需要很努力了。
对于一个二次元活过来的人,青春时期遇到的唯一一个3次元的憧憬,见证其成长和变化是自己对三次元的真实的欢乐与欢喜。
或多或少我们这个年代的人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不管他现在是怎样,记得要感谢他。
即便他渐渐老去,自己渐渐立派也要感谢他。
感谢他给过的憧憬,并为此付出的巨大努力。

因为在那之后无论你遇到多少人,那个憧憬都不会再有了。

野末の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