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王是理想的朋友。
帝国归来。

IMG_4429.jpg


说,当初觉得惊艳,一切一切只因世面见得少。

在帝国的日子里,就是怎么也找不到传说中NY!NY!的感觉,不知道是日本学纽约学的太地道太精,甚至找不到海外的感觉,加上无法超越的当初的惊艳,那种自疚夹在对腐国深深的思念中。

但她又是极好的。

NY,或者说manhattan,你远远看过去她100万美金的夜景,没有任何LOGO,广告牌,ICON,你看到的就是一个城市,而她自身就是ICON。

老美的阳光是灿烂的。老美的人是极好的。老美的食物是极美味的。

就跟来回的路上重温了一遍魔神英雄传2一般,突然对于自己从未,也永远无法去到另一个世界感到无奈和悲伤。


总有一个世界叫做“别处”,在那里没有令人烦心的伤害,天空永远很蓝。

感觉自己从未开始生活过一般,明白“现在”对我是没有意义的。
从未能真正接受别人对自己的爱,也不能放手让自己去爱。只在得到与失去之间徘徊,感觉价值。
活在一种“追求”的过程中,那种仿佛要得手的欢愉来麻痹自己,到手的一瞬就立刻去追逐下一个。

最shit的不过如此。总是定期回到这个状态。这不怪美帝。“别处”总是最好的。


要说有什么收获,就是对communication的质疑和反省。

人生本可以这么simple的,不要说太多,不要说太少,不要猜,更不要让别人猜。
像toby,一条狗。有饼干就吃,有大腿就靠,有松鼠就癫。

就这样。

旅をする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