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神马都是浮云
东京归来。

回来的路上坐错了电车,浪费了30分钟,一拉一拉的。30分钟对现在的我而言都是巨款。

一拉一拉到现在。。orz




以上为三天前写的一个开头。因为VOA还没听的罪恶感让我无法入睡只好放弃。←

三天前的一拉一拉,虽然现在看起来是小儿科。
因为三年前的任何要死要活,也都变成了浮云。




昨天晚上去京都,去见S堂的先辈K氏。
一年前我都还能坚定的认为,这世上有两个人我是一辈子也乗り越えない的。一个是SKT,另一个就是K氏。

因为开始了那个早大的seminar,所以最近每周末都去东京。因为想好好把握这个机会,见各种我能想得到的人。
我在lab一边做着美梦般的计划,突然想到了K氏。
现在回头想想我他妈的胆子好大啊啊啊捂胸口。居然敢邀我心中的男神出来dinner。
结果人家果然很亚撒西的同意了但是预定怎么也不合,mail太多来回我就都变得不好意思了。然后K氏就说,他下周来奈良学会,问我如何。

于是在K氏新干线之前,我迢迢的赶去京都,在京都站的出口正中央的柱子,找到了我心目中的男神。
坐在伊势丹的十一楼,一家chain店一般的意式快餐。三年前我求之不得的和K氏一对一的dinner就在一个庶民的环境下匆忙发生。

三年前因为日语烂的跟屎一样我的记忆都很暧昧。
但是K氏的印象和如今眼前看到的都一样,很真实。他的優しさ的无时不刻让我几乎心头一软的感受的到。只是和当时的感受有些不一样。
当年我从屎一样的环境逃离出来,初次见到感受到这个此国的男性的清潔,お洒落,優しい,聪明的和有见地的,何况他还是各方面中的优秀的一枚(最终他入了S堂也正说明了这一点),屎一样的环境中刚出来的我而言,这不是男神是神马。。这是我心目中的男神形象啊!!或者说,他是奠定了我心目中的男神形象啊啊。

虽然他之后的几年,我见过各种各样的次国男性,也终于渐渐开始了解他们是什么样的一种物种,以及这种物种的习性。即便如此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还是没有能超远K氏的。

我对K氏的感激是不同寻常的,如果没有他当年在就职活动中对我的助言和信任(也许只是我自己看来的),我也许不会在现在的会社。还记得K氏最终毕业之后,我们boss的party上再见之后,边骑车边内牛满面好像神马祈祷都没有用,好像神什么都听不到。那般绝望。

所以,从屎中成长出来出落的终于看起来有个人样的自己,不禁忍不住想要看看这些年自己究竟有什么成长。把时间拨回当年的那个交叉点。





K氏三年目。如今也几乎每周末都和同期在一起玩。
我一边震惊,事实上我明白,和很相似又很有魅力的人在一起的话是会这样的。
我的下一届的小孩也是,同期的关系非常非常好。
但是我们同期不同。我们同期是都很有魅力,但是大家太不同。

其实这是个很难把的关。社内志向无疑是对公司有益的,让富有魅力的人互相吸引,宝贵的人才不会外流。
但是关系太好了也并不是好事。和相似的人在一起是非常非常舒服的,但是你只能从和你不同的人身上学到东西。互相同化到最后,我好像突然了解到为什么S堂最近并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出现的原因了。

K氏之前是非常想去海外的,但是现在他说,他想到将来结婚,如果不得不让家人跟随他出去就变得想在日本生活下去了。他现在在和社内的5岁年上的先辈交往,在此之前也是社内,虽然几个月就结束了。
他说他现在也在上社内的MBA课程,还在学习英语。
最近一直因为研修和学会在外面奔波,但是会社行きたいなって。

期间其实我一直在想,我不可以从K氏所言中去武断他的想法,亦不能通过他去武断他们公司。
但是我还是不由自主的。
我也知道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选择才是对的,觉得别人的生活不可理喻。

今年S堂很危急第一次格付け中被降级了。
当年想S堂想K氏每天哭哭啼啼的自己,如果也好像明白了啊,神原来有替我想这么远。

我们同期太不同,每隔一段时间再在一起的都会感到大量的不适,这种不适是需要突破对于生理上的自然回避倾向的这种心理障碍的。我想,也许因为大家每隔一段时间在分开的各自的时间,都在拼命的成长的原因吧。

如今我最能感受并且最能享受的就是这一点,去体会彼此的成长。

分开的时候K氏说他下周要一个人去伊斯兰。还是喜欢一个人。那一刻我感觉好像看到了当年的K氏。


回来的路上,我有点觉得一个自己好些就成佛升天了——我帮她解脱了。




的确如所言,一些冥冥之中阻止你的,也许真的是为了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



・・


俺上周27岁了。

这几个月以来我每次去Restraunt,都会碰到生日的surprise。无一例外。
我知surprise变成了恒例就不是surprise了。但是我其实还是很偷偷的希望有人帮我这样搞一次的。

结果今年不仅一次。

大学院的同期和后辈们10个女孩子在梅田帮我surprise了一次。
公司的group的所有member和后辈在TV会议室帮我surprise了一次。我那俩宝贝同期安排的。
东京的关系很好的同期one to one的在自由ヶ丘帮我surprise了一次。

facebook上长长的wall的書き込み,我在想,哦men。。这些人好多我三年前认都不认识啊。




我以前大学的梦想很简单,就是住个白色的大房间,窗外种向日葵,三两好友,住的离自己不远。

前两天突然猛地想到,这不是我的现在的生活么。白色的房间,我爱的可爱的小窗户,同期N个人都住的只有一站的距离,走的去。



嗯其实三年之后,神马都是浮云。

你所想要的其实最终还是会得到。其实没什么好急的。


旅をする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