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1 NATURAL BORN ERRORS@なんばハッチ
●メア

自从上次skt拼死递给我cup之后3个月,我快忘记他的长相了都。

三个月没有听过他们,进场排队的时候听到大碟的曲的时候,真心感动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本来以为是brq先出来,但是音乐的第一个音出来我就马上反应出来是MEA。
人好奇怪,有时候音乐就像本能一样,身体先反应过来。

然后看到他们。那些熟悉的脸庞。熟悉到欣慰。熟悉到不由得眯起眼睛浮起微笑。
好像看着一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且从来都是。想着,可安好。

好像跟自己是多么好的关系的朋友一般。每次重见,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好像回到家里一般。

setlist也很MEA。几乎都是喜欢的曲子。即便我已经没有什么特别想听的曲子,但是三个月没见,听什么都觉得好听极了。曲名还没从大脑里面冒出来,手先做起了furi。好像furi已经真的不会忘记了。

燕尾蝶和mimic总数上而言听的更少,更有怀念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mimic的歌词之痛再次深刻认识到了。

话说skt好像胖了点点?niya帅了点点,RUKA桑剪了很令人怀念的头发,让我想到了从前野音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HITSU弄了黑发,只有发尾弄了红色。

YOMI还是脑子很不好使。

nightmare VS baroque

居然说出的是baroque VS baroque。。

然后skt就走上前说,刚才。。没有nightmare吧。。= =
YOMI:诶?没有吗?我没有说吗?。。。。好吧重新来一次,nightmare VS nighmare

惰性的キミはドコ时候,拿了baroque的锅子和勺子来敲,而且还很有节奏wwww

但是MC好久没听到依然是超级すべる。。旁边niya帮skt苦笑的不行了。


听到自伤。开心到不得了。


●バロック

無料复活LIVE去过的时候,觉得如果brq复活,自己肯定也不大可能去看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真的就有第二次,甚至还有第三次(野音)。

以为自己プラ毕业以后,ブッチ就さよなら了。又见到了。

人生真的是不可以思议的。

唱了我伐道,唱了cherry king,唱了唄。其他几首新歌没有听到。远远的站在上手发呆。

其实直到昨晚听相方们说起来才知道万作失踪事件根本没有解决。

今天果然也只是看到bass孤零零的摆在那里。member介绍的时候,RYOU居然还介绍了他。
甚至是下台的时候,RYOU依然把bass带下去。

老实说我竟然见过万作,而且不止一次。一次是前band,另一次是brq。


最后一切结束的时候,ブッチ敲了几个鼓点,我其实根本没有明白,但是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我的身体好像先明白了什么一般,然后鼓点继续的时候,RYOU说,貌似还有一点时间,于是唱起来了baby baby。

无料复活live的时候并没有唱baby baby,虽然作为ending一直流れていた。
我甚至还记得那天RYOU身后,横滨的夕阳。记得她们洒在赤レンカ的墙壁,记得KEI被风吹得凌乱的头发下的笑容。

然后为什么在今天听到这首歌了。音乐真的是好奇怪的东西,就那么深深的刻进身体,即便几年没有听到,也会瞬间被唤醒。


RYOU说话的声音竟然好像YUU,而且我竟然第一次突然这么觉得,心里好像紧了一下。

看brq的时候,觉得人生,真的是长的,世界上,其实没有什么事,值得要死要活的。
立刻想要得到的心情,不过是人的天性罢了。

时间真的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

就像我不知道我当年喜欢上brq的时候他们要解散了,不知道我竟然能再见,不知道我竟然能再见了还能再见。

自己曾经为了各种限定要死要活,觉得少了一场就会死。
结果少了关键的一场,我哭得一塌糊涂,却依然没有死。
然后突然有一天,当你不再期待的时候,你突然得到了。

是的,当时得到是最好的。
但是,那不是现实。

立刻想要结果,那不是现实。


人生は、長いスパンで見といたほうがいい。

给时间时间。

耐心点。

耐心点。

再耐心点。

三年,五年后,你就会发现,一切只因为当年太年轻。

野末の宴   2

看完後,有點想起了,第一次在這裡留言的情景,還有感覺。
也是因為baroque,也是因為ryou。






記得我們10年的約定。
2012/08/18 01:41 | | edit posted by Ryouko
十年意外的好快。
2012/08/25 11:46 | | edit posted b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