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ba と Fukuoka と ...
仙台以来一周又觉得过了好久。

周五又怀着万般的不情愿,领了flex,怀着万般的罪恶和悔恨去到了大阪场。
最近真心觉得在会场外和内等待的时间很浪费,于是开演前到进去。

票番不坏,不过还是站在后面看了。

Zepp namba是新场。做的很好。非常宽敞。
看的很清楚。就站在后面看。

有时候有错觉skt看过来,然后在想,这个人怎么跑后面去了。。。←那是不可能的wwwwwwww

虽然其实这次唱indies曲,但是我也无所谓。

不过大阪场听到華談的时候,但是很单纯的觉得,哇好好听我操。。。
导致我福冈场回来机场一直repeat。我操好好听。。。
春夏秋冬倒是各种无所谓。

可惜,華談只有缘听到一次了。

站在远点看他的时候,他这个概念也变得远了。
倒意外的热心做着furi。最近一直都在几乎同一个位置看他看太多,周围也都是水平差不多的常连,偶尔到后面看,觉得周围furi都好生疏wwwww

而且这场skt PICK扔很远。其中一个最有可能捡到的,被我旁边的那个男的先捡过去了啊啊。。まぁいいや。

大阪场就是每次都是莫名的很アツい不知道为什么,YOMI也每次都说到这个问题,而且今天也很早就脱掉斗篷了。
NIYA每次在大阪就开心的不得了,下场之前都要和大家HIGH TOUCH的。

奔放的大阪人民w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次TOUR的本番特别短。一个个上来member call都没有了,end的时候大家一起上来的。

其中大阪唱cherish的时候,寂静中居然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骚动。
于是ENCORE上来,YOMI说,SKT有话要说。

skt就一句一句尽量委婉的说,お兄さんたちはね、cherish という 曲あるじゃん。。そこはね、そこの静寂、お兄ちゃんたちが大切したいところなの!所以刚才叫的人,今天回去,放cherish,然后到那块寂静的时候, 大喊すみませんでした!我就原谅你。

skt不太说这些,时候揭示板个么也引起不必要的骚动,都是废话就是了,然后skt也在日记上写了些。

是说最近每场结束,都会有一个member发群mail,skt也前所未有的频率更新着日记。。这究竟是怎么了。。


----------------


然后是福冈场。

经过大阪场,百般不情愿已经消失不见。
而且日本初LCC,飞机当日来回去的。真心很爽。好方便啊好方便!!!!> <

而且票号算是几场里面最好的,虽然是属于微妙的最前入的了入不了的位置。

而且福冈拉面真的好好吃啊好好吃!!!!> <

其实早上还发生了些贱事,之前让掉的票子,周一寄出,周六了居然还没到,黑猫究竟是怎么了!!!然后不得已早上8点起来打电话催。我中途半段的责任感还是让我打算去解决问题,而且日本人也是很亚撒西的,我从我的marketing负责人身上明显学到了,如何去求人。

到了场内。
又是skt mic正列的第二列。我站着个位子都快站吐了不说,skt也一定要看我看吐了。。←那是不可能的www
第一排虽然是满了,但是我前面两个人的手肘很无意义的占了大幅面积,明明可以站两个人更多了。

我也不是有多想站第一列,但是我实在觉得这个位子太浪费了,我实在是忍不住。虽然相方劝我,等开演以后再进去,但是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就算百般不情愿对方应该没有拒绝的理由,因为对她并没有造成实际上利益的侵害(虽然事后还是侵害了。。。),即便我进去她位子也已经够舒服的站了。我还是打算争取一下,于是就跟前面的人说,这里可以让我进去么。她,哦~~~~~~了一下,让我进去了。

果然是宽敞。- -
于是我久しぶり的最前了。

但是福冈的stage离最前栅的距离我觉得一米多都有了。live前半段,skt的器材trouble又不断,感觉前半场很冷。
虽然在最前,但是除了可以趴在栅栏上,前面也没有任何阻碍意外,并没有更多的感觉。

YOMI也前半场一直都没有脱斗篷。

然后今天cherish大家都好紧张。笑。 安静的不得了。

不过唱了惰性。于是大家一下又热开了。

虽然一直到encore,我也没有意识到,我今天站前列是有多特别。

encore的时候,大家又是一起上来。

我只是看到skt,迅速的伸出了手的时候,发现了他手上的杯子。他在喝的饮料。

虽然之前站在最前的时候,也有过一次他拿着CUP上来的。但是他走到的位置是很随机的,一边都会走去更远。走过了我这个spot就没戏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也许手伸的太必死了,然后我左边的一块姑娘也都必死的索要。

skt就走到我前面来,然后准备递的时候,一瞬犹豫了,看着我说,好远。笑
我也笑说,好远。但是我没有放弃,必死的把手伸向他。他从以前就对这种很弱的笑。

于是他决定冒险递给我。我几乎尽全力把我手伸到我能所达到的地方了。
接下来我只能靠他的努力了。他发现伸出手也没有能够到,于是他趴在stage,几乎睡在台子上,匍匐着,把杯子递给我。
看着skt是明显努力的递给我的,我旁边的人也都收手了。

于是最后我们俩终于交汇了。←喂
我够到了杯子,拿回来一瞬间,突然无数的手伸过来抢我。
但是我有抓很牢很牢,双手。所以并没有被她们抢到,但是杯子却被捏的烂烂了。

我只想说,skt不是递给你的话,就算你抢过去了,你觉得有意义么。

拿回来以后我喝了一口里面的饮料。葡萄汁。
给相方喝了一口。

那之后我旁边的胖女人就一副跟我不共戴天的脸。

IMG_9535.jpg


其实我拿到的时候,并没有当年skt 把pick扔来给我捡,当时所感受到的温暖。
我其实大脑什么都没有想。

但是过了几十分钟。。我突然渐渐意识到

以前在日武DVD里面看到,王子模样的skt在encore上来,把喝了一半的杯子随意的潇洒的递给下面的某人,当时就觉得很幸福。
那一幕居然,终于出现在我身上。
而且没有随意和潇洒,笑。

两个必死的伸出手的人。

頑張って下さっ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那种温暖我突然渐渐的微妙的感受到了。

我很感激的望着他。

他一开始也会用輝き的温柔的眼神看到我来。

结果事情总是这样,当年satty的毛巾也是。

the best things come when you least expect them to.

当你不那么急切的要的时候才到来。得到的幸福感虽然不如当年。但是事情,他们就是这样。


当你想要什么的时候,你就要去竭尽全力争取。
头破血流是最轻微的伤。
人最怕的无非是 heart broken。
所以你要有无视自己破碎的心,踏着它前行的气势。
然后当你最不经意的时候,你发现你得到了。


这次TOUR到昨天为止了。
最短。

下次就是野音。

我一定又是百般不情愿。

抑或不会。

3个月之后的自己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现在的自己很期待。


野末の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