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レミアムライブ@新木場STUDIO COAST
15時~

【セトリ】
nizm!nizm!nizm!(SE)
Swallowtail
PARANOID
a:FANTASIA
ジャイアニズム死
東京傷年
mimic
惰性ブギー
cherish
HATE
Dazzle
VERMILION.

18時~

【セトリ】
nizm!nizm!nizm!(SE)
Swallowtail
Mr.trash music
mimic
MASQUARADE
VERMILION.
Dazzle
Cherish
PARANOID
アルミナ
月の光、うつつの夢
時分ノ花
【en】
ジャイアニズム死
初新木場。

一个小时的番組时间,20分钟准备时间(音像放映),然后在大约50分钟时间的LIVE。
两场意外的内容很不一样。

流れ很似,但是GAME内容神马的不一样。

日武以来基本上两个月没有看LIVE。EVENT也是去的又一茬没一茬的。
内心断食了一阵子。
でも行ってよかった。

老实说真的很累。
28.29两天和同期去旅行,然后坐了5个多小时的bus去到东京。花粉严重的很,睡的也不好。第二天吃了花粉症的药,结果困到死。

talkgame神马的一个小时之后觉得都没有气力看LIVE了。
而且第一场的setlist还是蛮普通的,想到要同样熬上这一部分,真的是精疲力尽想坐新干线回家的心都有了。

但是还好留下来了。

觉得会很无聊是太小瞧了他们。

其实明明知道MEMBER更累。

第二场休息等待的时候大家都累到坐在地上睡着了。
LIVE安排的很巧妙,第一场都是一些暴的曲子,第二场,让大家能安静的听的曲子。

这天的衣装和造型其实是只有这一次的吧。
有种好怀念的感觉。

然后YOMI说,时隔很久献上这首歌。
アルミナ。
在自己心中真的很久。フリ也没有做,就呆呆的听,想,留下来还算值了。

然后还在アルミナ的余韵中发呆的自己
响起了YOMI温柔的流水的声音。
一句之后我突然捂住嘴巴叫出来了。

惊喜就是在你最不期待的时候造访。

四年了,我终于听到了。

月の光、うつつの夢。

大学刚喜欢上他们那会儿,每天每天repeat这首的日子几乎是历历在目。
捧着CD机望着月光听。
YOMI的温柔的声音充满了自己身处的空间。

生的,YOMI比想象的更加温柔。轻轻的唱着。

我被各种感情冲撞着,想要记住却无法记住,不知道看谁好,YOMI还是面前的你。

如果那个时候真的输给了自己,就那么一走了之的自己,会有多后悔都不敢想象。
真的想要放弃的时候,才是真的不能放弃的时候。


于是最后还有时分之花。

我不知道以怎样的表情去面对更多,除了感谢他们还有感谢自己。
感谢自己咬牙坚持了下来。

最后en的时候就走了,要去坐bus,第二天还要上班。
最后听了一下是死。

不过我已经满足了。

我所追求的东西。
我对你们所需求的,到今天已经完满。

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野末の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