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っていた炎
终于鼓起勇气打电话去见学,踏进道场的一瞬间,闻到熟悉的味道。心脏就猛烈的跳起来。

十年了,自己的身体还是忘不了那个感触。

那一瞬间

想到长发缺牙的小三哭着说,我想打篮球。
想到短发颤抖的打不开易拉罐的小三,痛苦到为什么我要浪费这么多时间。
想到光头野宫,听到篮球打击地面的声音,篮球鞋摩擦地板的尖锐的响声,无法抑制的想要打篮球的冲动。

此时此刻比人生的任何时候,都能理解这心情了。

道服摩擦的声音,

每一个出拳,

每一个前踢,

都那么熟悉。
全身几欲颤抖。

平安二段,平安三段。

想要再一次穿道服,想要赤脚站在地板上,想要打平安二段。



为什么三年前没有打出那个电话。
如果三年前打出了那个电话,自己的人生会是怎样,回家的路上踏着瘪了胎的自行车,我人生从来没有后悔过。

我人生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

人生一定完全不同。本该完全不同的。

想要回到道场。想到回到道场。想到回到道场。
カラテしたい。カラテしたい。カラテしたい。
黒帯取りたい。

膝を絶対に治さきゃ。絶対に治さきゃ。絶対に。

站在道场的边缘的自己。



旅をする沼   0

又是一年冬天的残寒
・最近自己有点轻微的山田孝之热。
找回去看廉价冒险剧完了以后随便看不当心看到白夜行。

刷了开场5分钟,自己却好像留了很久很久的泪了一般。

想一想白夜行十年了。

・前两天看到篇写封神的文章。
两年前出完全版的时候,重新看过一次,依然觉得很震撼。

前两天是因为,封神二十年了。

・前两年开始就一个一个再抚摸那些在自己生命中留下痕迹的作品,寻自己的roots,然后才能跨越掉,然后长大。
一个不大不小的project一般。
青春期的那些东西,深究了是没有的完的。

我不幸运的遇到星战已太晚。遇到太晚便不会在人生中留下太深的痕迹。
timing是重要。即便我即便已经不记得白夜的内容,我仍然记得我看完结局的那浑噩的一天的沉重心情。

大约是再也遇不到留下痕迹的东西了。
大约任何轻微的热,都抵不过一天的工作了。
好像终于能分清爱和喜欢了。因为也许大概青春期过了的喜欢都不会是真的爱了。

不再有完美的东西,不再有不入手就会死的东西,了解到了这个真相以后,好像失去了全力以赴的激情一般。
因此也是不是真的不会有,不在一起就会死的人了。原来如此,所以今年是要去寻去这个roots的,然后才能前行。
只是,人不是作品,当年的你已不在。

大概,是最后一个课题了吧。


・好像无法全力以赴的这件事,并不是今天才了解的。
想了一下,好像从来都是。
即便如此,对于那些全力以赴的人的仰望,会是贯彻这一生的吧。

挺厉害的,真的挺厉害的。



旅をする沼   0

没有output真的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
喜欢谁,看过什么电影,吃了什么,买了什么好衣服
都没有output了。
快乐好像不为人知的地方默默的泯灭了一般。

影评偶尔丢在豆瓣,生活偶尔丢在微博,想起来发一发instagram,开了朋友圈又关。
看电影的自己,去旅行的自己,血拼了的自己,好像分裂成各种碎片,全部斗不过是一睹端倪的自己。

FB和朋友圈太热闹,总感觉处处是人眼。
写什么分享什么,ネタ要精挑细选的。好像交了一个很敏感的男朋友一般累。
朋友分散归分散,自己也跟着分裂是要怎么一回事。

太多书没看,太多事干不完。
丢了太多衣服,还是穿不好那工作的每一天。

自己是有多久没有自拍了。
不喜欢自拍的自己,是不是丢了一份忘记关注自己的心。
自拍狂们,是否是更爱自己的人呢。
一到冬天就保命要紧一般每天优衣库。
冷的内分泌失调满脸发痘。

一晃眼,等下,2月中旬了?

冬天,什么时候过去的,怎么过去的,有没有冷到要死过,好像并没有更多印象了。
只是这半年成长太多自己有知道,工作,私生活,一个圈子一个圈子的变化,都已经快到印象赶不上变化了。

しかし

こういう時こそ、

焦点を自分に当てに。
焦点を自分に当てに。
焦点を自分に当てに。

ってやてみよー!


旅をする沼   0

PREV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