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蟻編后的
在超越了一切得到近乎神一般的能力的王说,他想成为人。
从这一瞬间开始就眼泪就止不住。
是死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被个七八页的黑页泪流满面。

从某种角度,到了这一步,王死或不死,都已经是人组的胜利。
三剑客的唯一弱点是王,王的唯一弱点是小麦,因为世间唯一珍惜的东西付出的惨重的代价的同时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进化与成长。

最终拥有了人性的蚁组败给了人组的兽性,唯一不变的依然是王无能为力改变的这个世界的残酷现实。


「我是为了这一天生在这个世上的」让说出这句话的富奸究竟已经是到了什么样的心态。

从コルト的投降开始就预示这蚁组不是那么简单的生物。或是回头想想,从女王开始吃第一个人(也就是变成コルト的小男孩)起,就为整个蚁组的灭亡埋下的伏笔。

王与三剑客从蚁性到人性再到蚁性的神转变是发生在各自行事原则下合情理又没有丢失其本性的,少女小麦是神存在。承认蚁组比人组实在是更高级物种,比人性更复杂不符合人组的价值观却又其实及其单纯。

如果没有少女小麦,最终的战役将是无法想象的。(也许这就是富奸拖拉这么久的原因)
本是一场对最终boss的及其惨烈的战斗。不要说王,甚至ピトー该如何战胜都没有办法想象。竟然就这么峰回路转,让天上地下的ピトー如此轻易的就成了渣渣。

事实上,王与三剑客之中唯一一个算是被武力上击败的只有ピトー。即便如此ピトー收到了强大的制约的同时使得此时的战斗,早已不是当年瞬杀カイト的ピトー了。而且冈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是ピトー也是后期唯一一个没有因为人组而产生人格(蚁格)上的分裂的角色。三剑客里面应该是最强(?)的ピトー因为初期的错误(?)而最终无法避免的成为了渣渣————如果不是カイト,显然ピトー不会是这种死法!即便当初カイト被瞬杀之时的震惊和惋惜也依然无法让本人在最终对于ピトー的死感到大快人心。(真的是非常喜欢ピトー啊泪流)

ユビ之战最精彩部分的是最终,前功尽弃的被解除了倒计时。死的时候却像一只真正的蚂蚁那般不费吹灰之力。ユビ的人格(蚁格)产生的转变,甚至让莫老五产生的极大的敬意。

プフ极度混乱不安定的性格中因为信念的一致而避免整体角色崩坏。(而且意外的竟然活到了三人中的最后。。)


我想要说的是,一个正统格斗型少年漫画的剧情应该是,和当初战略一样,分开三剑客,一个个击灭最后把花上大篇幅把王打成渣渣然后主角升级啊啊啊!即便从实力而言太难但是主角是永不放弃的啊啊!

那就不是富奸了。


雨がくる虹がたつ   0

对エレン巨人化毫无抵抗力怎么破。。
二次元进三次元难,三次元入二次元易。

两个三连休就让我重新体会到了在家摸爬滚打的甜头。如果不是已经巨人最终话了,恐怕是很难让我再复出社会了。

上一次一话一话的盼还是初代钢炼。就像饿了一周的汉子,碰到熟肉狼吞虎咽完了之后激烈讨论,渐渐平息,难熬,到再一次熟肉发放。周而复始。
看到熟练的动作镜头就感觉自己的右手在颤抖,想,作,画。

就好像被雷劈了天顶盖过去的记忆复苏了。我以为我忘记了一个人该如何生活,忘记了那些闲的长蘑菇的日子我都在干什么。

原来。。

宅在家里的日子,我是这样度过的啊啊啊啊啊


------我是复苏的分割线-------

在一段在电车上不背单词都会觉得浪费时间,周末在家不学点什么都被巨大的罪恶感笼罩的日子里,突然。。神马都没有了。神马也不做也神马也不想了。什么事是必须要实现的,我究竟想去到哪里?no idea
在一个不愁钱,不愁娱乐,不愁吃穿睡的,不愁工作无聊的日子里,我到底应该追求神马好。←侬去死吧!!

作为一个没有梦想,不用朝思暮想怎么把巨人一匹不留的杀光的土豪宅,到底是为了神马活着啊。←侬想太多了啊啊!!

只是伏案画画是如此快乐,这件事让我好忧伤。

按理,让你全心投入且快乐的事,是走在正确的道上。可是,这是真的吗?
难道这就是日本人无时不刻的在工作的原因吗?


不创造价值就会死?这是病,得治。


坦白来说就是高考完了之后的暑假的感觉。

但是为什么做宅这么充实,啊,这么快乐。

雨がくる虹がたつ   1

周星驰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
花了几个礼拜,降魔篇之后月光宝盒和仙履奇缘看完。

哭成狗。


降魔篇真心喜欢。
虽然是有对星爷的偏爱。
虽然玄奘的爱情是描述的不够完美。
但是我很喜欢此片骨子的残忍和蹩脚的温柔。

尤其爱对悟空的魔化处理。
不是悟空魔化了,而是剥下童话的外皮的真实罢了。

星爷拍大话的那个时候,不知道对大话的爱情是怎么理解的。
但是看降魔,仿佛终于可以瞥见一角。
也仿佛瞥见星爷对整个爱情的理解。

因而未觉得降魔是为了吃大话的老本。
而是星爷今天对当年的大话的再解读,对大话的爱情的再解读。




生在这个十年前大话看笑,十年后大话看哭的年代觉得很是幸运。

如今看懂紫霞眼里都是爱,美到不可方物。


一场爱情究竟需要几个五百年,几生来世,几生懊悔,几生错过才能实现。
就算是上天注定,也太久太久。久到不过是个小概率事件达成罢了一般在浩大的人间如此渺小只似流星一闪。

擦肩而过的不仅仅是此生。来生得到的依然不是自己。
远远的望着的那个人,已成他人,自己只不过好像一条狗。

雨がくる虹がたつ   0

PREV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