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儚色+
共に過ごした確かな証 忘れないように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写在后来的后来
离开mea以后,失去的是一种仪式感。

没有一种定期的期待,到那一天是可以释放一切能力变身回中二的能力,已经失去了。

腰酸背痛,泪腺脆弱,人已老。

最近泪腺崩坏次数太多,真的累了。

自己的离别,与他们的离别重叠。一个一个的告别,与最终的那一刻还是不一样的。
一转眼,好像失去了好多,却又得到了好多。

帰る場所、あるじゃん。
ひつ含着泪说着。

离别尤其是一个重大的仪式,自己选择离开,尤其是需要勇气。
但是,想到还有回来的地方,就觉得这些年都值得了。

自己为了自己,一生懸命的同时,不知不觉影响了太多人。

mea当年是爬的快,没有几年便出道,即便如今去看当年的他们,也完全可以理解。
这样一个band,遇到了便是要追的。

也是赶上了时代,neo的开花盛期。
只是如今,整个时代的衰落。

ジャイ天的时候,玉アリ的时候,真的是有一种豪气。
第一次觉得可以那么的远。第一次觉得dome是可以去到的。

进avex是对是错真的不知道。
压力太大是真的感觉到。
音乐不是音乐,只是数字,越来越廉价,
member太近了,也便越来越廉价。

band是有寿命的。五年,对于一个band的重要性,太大太大。

错的路走下去,是必定总有走不下去的一天罢。
结果他们依旧是很素直,讲真。

我记起有12般想彻底回到初心以后的失败。
我不知道mea会走到哪里。
但我知道他们一直在全力的挣扎全力的成长。

这些,都看在眼里了。
我是仍然愿意相信一些东西的。

你走,我去送了。
你回来,我也必定万死不辞的去迎接。



2016.11.24 (23:45) | 香る闇 | CM(0) |  | ↑TOP
*宿っていた炎
终于鼓起勇气打电话去见学,踏进道场的一瞬间,闻到熟悉的味道。心脏就猛烈的跳起来。

十年了,自己的身体还是忘不了那个感触。

那一瞬间

想到长发缺牙的小三哭着说,我想打篮球。
想到短发颤抖的打不开易拉罐的小三,痛苦到为什么我要浪费这么多时间。
想到光头野宫,听到篮球打击地面的声音,篮球鞋摩擦地板的尖锐的响声,无法抑制的想要打篮球的冲动。

此时此刻比人生的任何时候,都能理解这心情了。

道服摩擦的声音,

每一个出拳,

每一个前踢,

都那么熟悉。
全身几欲颤抖。

平安二段,平安三段。

想要再一次穿道服,想要赤脚站在地板上,想要打平安二段。



为什么三年前没有打出那个电话。
如果三年前打出了那个电话,自己的人生会是怎样,回家的路上踏着瘪了胎的自行车,我人生从来没有后悔过。

我人生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

人生一定完全不同。本该完全不同的。

想要回到道场。想到回到道场。想到回到道场。
カラテしたい。カラテしたい。カラテしたい。
黒帯取りたい。

膝を絶対に治さきゃ。絶対に治さきゃ。絶対に。

站在道场的边缘的自己。




2016.06.14 (22:20) | 旅をする沼 | CM(0) |  | ↑TOP
*三月のライオン
有时候会把羽海野和牛姨搞混。大概包子脸的校园生活重叠了。

看了三月のライオン,才想起来,印象中的羽海野是过滤去那一部分的黑暗的痛苦的成长的东西。

其实,明明是很多很多的。

但是每一个痛苦,每一个成长,都不曾敷衍。
故事从来不是为了成长而存在,是有了那样的故事才成长起来。
这是羽海野千花的优点,而且是一个巨大的优点。

这大约是女性特有的纤细吧。

是的,真山的一句很漂亮的幸福是巨大的。
是的,输一盘棋的痛苦是巨大的。

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背负灭族大仇,平凡的人生的喜怒哀乐就是如此巨大

如果没有这些,三月のライオン的起点设定会觉得有点过于戏剧化吧。

看零的心境,好像一点点曾经的过去的自己。
不明白自己总是在选择温暖的爱自己的人,却总是选择。
看到的是自己没有的东西,颓废,却又不令人感到麻木。

这孩子是清醒的很,却又无力的很。
看不到未来窒息中挣扎着,却明明离自救只是一步之遥。



看着,想,
不再逼自己去读书,自小并不是读书长大的。
适合什么,自然的去选择什么,就不再压抑自己了。
看到喜欢的,自然的飘过去,轻松的愉快的。便是最好的了。



2016.03.29 (21:26) | 花惑い | CM(0) |  | ↑TOP

BlogDesign:*butterfly effect | Material:七ッ森